为什么《中国机长》比《攀登者》好看:前者高度聚焦,后者失衡

@电影频道 2019.10.04 11:22 来源:第一娱乐

第一娱乐讯 《中国机长》是聪明的,导演把一个成本昂贵的电影反复简化,高度聚焦于事件本身,人物为事件服务,这可能招致过度简化的批评,但最起码,它拿出了一种老老实实讲个故事的诚意。而《攀登者》杂糅了太多商业元素,作为人物众多的群像故事,它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全面的失衡。影片似乎什么都想讲,但无一处讲到了深处,最终呈现为浮躁的口号式电影。

两个细节

《中国机长》和《攀登者》两部电影中,有两个细节颇为有趣。因其十分相似,但又各怀特点。

《中国机长》中,川航8633出了事故,失去了联络信号,机长刘长健载着整个飞机的乘客,生死之间,命悬一线。这时,正在做饭的机长妻子得知了这一消息。

另一边的《攀登者》,是登山队长方伍洲和他默默爱着的女人徐缨。当得知身体羸弱的徐缨也跟着上了雪山,方伍洲心中焦急,决定离队去寻找她。

方伍洲(吴京 饰)与徐缨(章子怡 饰)

生死关头,至爱之人的牵挂、担忧,是无数电影的经典桥段。但两部电影的细节处理上,却有所不同。

机长太太得知消息后,心里自是恐慌、担忧,不知所措,而导演没有让她停下手中的工作。她重新拿起了厨具,硬在那里,把手头的工作做完,但远远看去,她明显在颤抖。一张一弛,颇为简洁。

与之对应,后来她打通机长电话时,丈夫也只给了一句,大意是:“飞机出了故障,我很快回家吃饭。”历经生死,却是一种“下班回家路上堵了个车”的日常感,所有的汹涌情感,被一笔带过。深情得风轻云淡。

机长刘太太(陈数 饰)

《攀登者》里,方伍洲却做了一件违背职业规范的事情,他在摇摇欲坠的冰山上大声呼唤,不出意外震崩了雪山。一场紧张刺激的英雄救美开始了。这也是深情,但属于另一种张扬手法。

手法的内敛和张扬,并不足以判断电影的好坏,但代入情节,考虑到两位主人公相似的职业和他们的责任、使命,不同的表现技巧,哪个更合乎事实,更能引发共鸣,高下立判。

《中国机长》和《攀登者》的美学旨趣是大致相仿的,借助惊心动魄的奇观,歌颂英雄,以及背后更宏大的集体情感体验——家国情怀。如果我们先回到电影的内在机理,像审视一棵大树一样地观看电影,会发现这两部电影不一样的纹理、枝叶。

前者克制,却饱满一些,机长太太紧绷的心理状态,扣紧了观众情绪,伴随着下一个场景的到来,再次放大、释放,是一个有张有弛的共情场域。后者煽情,因不合时宜,而略显尴尬,打乱了一个探险故事的节奏。

当然,一个小小的细节,无法决定电影的成败,《攀登者》也有不少可取的场面调度和细节描绘,《中国机长》也不乏草率之处。

但正是这种细微的差别,映射着两部电影各自在人物、剧作、影像和主题上的不同风貌,在某种程度上,这种“撞题作文”,也多方面共现了国产大片的整体风貌。

聚焦与失衡

《攀登者》是类型片市场少有的攀登题材,空难题材的《中国机长》同样如此,此前的国产空难片,似乎只有很少人知道的《紧急迫降》。可以说,两片的确弥补了类型片的空白。

《紧急迫降》剧照

两者都改编自真实事件。《攀登者》把中国登山队攀登珠穆朗玛峰的历史搬上了大银幕,而《中国机长》基于一年前的川航8633迫降事件,稍作了些艺术加工。

题材的刺激,类型的空白,都是优势。这两部电影并不需要复杂的戏剧冲突,它的驱动力很简单:战胜不可能,挑战人类的极限,塑造一种大国英雄气概。

如果把电影的结构比作大树的树干,两者又有截然不同的形态。

回到前述两个细节,《中国机长》砍去了夫妻间的情感铺垫和爆发,这样的做法也移植到了所有角色身上。生死关头,他们都有各自的恐惧和情感,但导演没有让枝节蔓延开,一带而过,有如蜻蜓点水。

机长刘长健(张涵予 饰)

但这不是偷懒的做法,相反,一些角色仍保持了较为完整的人物脉络。比如一对进藏当厨师的夫妻,一个拜访去世战友的老兵,对婚姻和事业焦虑的乘务员等等。简言之,他们没有沦为一个背景板,具备一定的群像鲜活性和真实感。在此基础上,创作者把故事主体仅仅扣准了空难,并用一个三幕剧的结构,呈现出来。

第一幕是事故发生前,机组人员的出场,乘客的登记,并伴随着一些航空知识的科普和介绍,并不冗余,流畅的剪辑保证了行云流水的节奏。第二幕骤然出现的事故,逆转了那种轻快的基调,把故事推向了惊心动魄。

这样的三幕剧结构很难说有多精干,甚至不乏冗余,比如着墨不少但莫名其妙的航空爱好者,以及民航系统的各路脸谱化人物,都有强加之嫌。但可以看出创作者的整体取向,高度聚焦事件本身,人物故事和情感刻画,采取留白的方法,本质上,这是一种聪明的减法。

但《攀登者》却做了类型元素的加法,在原本惊心动魄的登山故事之上,编剧还加入了大量的爱情桥段来构建人物关系。

开场的女声旁白,就预示了这样的结构,它已经隐含地告诉你,这不仅仅是一个登山故事,也是一个爱情故事。一条爱情故事线似乎不够,接着还加入了一对年轻恋人的生死离合。

影片的核心冲突原本声势浩大,为国登山,国家荣誉有如万钧之力,压在这群人身上。创作者又想以爱情和理想来勾兑情感力量,但大量爱情元素的加入,搅乱了故事的驱动力:为什么登山?

冗余感,是《攀登者》最大的败笔,当观众抓不住角色的行为动机和心理转变,反反复复的登山场景,就变得极其乏味。尽管几次危机应对都有国内领先的调度水准,但看到第二次、第三次风雪时,观众早已陷入了麻木和疲劳。

不是基于艺术取向,而是在类型元素的处理上,聚焦与失衡的问题。

《中国机长》是聪明的,导演把一个成本昂贵的电影反复简化,高度聚焦于事件本身,人物为事件服务,这可能招致过度简化的批评,但最起码,它拿出了一种老老实实讲个故事的诚意。

而《攀登者》杂糅了太多商业元素,作为人物众多的群像故事,它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全面的失衡。影片似乎什么都想讲,但无一处讲到了深处,最终呈现为浮躁的口号式电影。

要有风,还是要有美女?

我们讨论电影时,常常会区分文艺片和商业片。不过更准确的划分应该是艺术片和类型片,前者具有浓烈的个人风格,作品为导演艺术表达而存在,后者有商业和市场的诉求,它基于一种可移植的经典公式,就像一种不断翻新的产品。

中国电影工业日趋成熟,核心是类型片得到了发展。

《攀登者》和《中国机长》,探险和灾难题材(无反派角色,以挑战自然和天灾为故事主轴),一种扬我国威的主旋律基调,以及,它们背后都是香港导演。这三个相似点,勾勒了一个普遍的现象:来自香港的导演,成功将主旋律的正能量,注入了商业类型片中。

从2014年左右,这种变化就悄然发生了,主旋律大片瞄准了某种类型元素。

在内地,警匪类型和大多数商业类型元素一样,几乎处于空缺状态。已经集体北上的香港导演,原本有些水土不服,看家本领正无处施展,正好接下了这一棒。

从《智取威虎山》的导演徐克,《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的林超贤,到2019年《救火英雄》的郭子健。

当然,现在轮到了国庆档的《中国机长》,导演刘伟强此前还执导了《建军大业》。而汇集吴京、章子怡、胡歌等一线演员的《攀登者》,导演为李仁港。

据报道,《攀登者》成本高达6亿;《中国机长》没有披露数据,但导演刘伟强在采访中说,光是那架1:1的飞机模型,就花了3000万,加上《萨利机长》同批特效团队,成本同样堪称奢华。

如此大的体量,加法还是做减法,就成了一个问题。

《攀登者》和《中国机长》给出了不同的答卷。从观感来看,《中国机长》整体要内敛精干一些,气质也符合内核表达。奇迹般的事件之下,英雄只是普通而寻常的人物,机长不过是要活着回家为女儿庆生的父亲。

《攀登者》所有不同,手握丰厚的预算,野心庞大的创作者融入了尽可能多的桥段,尽可能多的明星,冒险、爱情的彼此拉锯和失衡,证明了我们在类型融合上的缺憾。

电影《让子弹飞》里,冒牌县长要求师爷写诗:要有风,要有肉,要有火锅,要有雾,要有美女,要有驴。这段台词用来讨论我们今天的电影,再合适不过:一部商业大片,该把一个元素讲得精巧有力,还是搞个万花筒式的博览会?

在类型片领域,两者本身不存在悖论,我们能看到希区柯克对类型的专一,也能看到科波拉在《教父》中杂糅黑帮、谋杀、成长、家庭伦理等元素,是类型的完美融合。他们选择了不同的道路,却都走向了影史,走向了殿堂。

但这种天才创造,毕竟只是金字塔尖的少数。回到今天,大多数时候,我们只关心,作为一部电影,这个故事到底怎么样?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少弄些花里花哨的,起码先老老实实讲个故事吧。(作者/阿树,来源/南风窗新媒体)

 

第一娱乐-编辑:Alpha
免责声明:凡本网站发布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内容所表述的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立场,若对该观点或立场有疑义或异议,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凡本网站发布的所有文章 、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相关阅读:
1ENT智投
最星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