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联欢活动执行总导演:重要的烟花弹上都有芯片

@演出频道 2019.10.02 12:47 来源:第一娱乐

原标题:国庆联欢活动执行总导演揭秘烟花表演:重要的烟花弹上都有芯片

新京报10月2日报道 距离上次国庆联欢已经过去了10年,新的声光电及信息等技术的变革,也为此次联欢带来了巨大的变化。甲丁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理念和科技的创新,造就了这次共和国庆典史上从来没有过的联欢样式。

“这回最大的特点就是群众联欢,所以没有一个专业演员,这是一次巨大的尝试,对我们来说也非常陌生,观众看起来可能也会觉得非常与众不同。”

国庆联欢开场烟花:70根烟花柱点亮长安街 “70”字样夜空中绽放。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国庆联欢活动执行总导演甲丁曾参与过国庆55周年和60周年联欢的编创,此次国庆70周年联欢让他作了一次自我“挣脱”。

整个国庆联欢编创团队推翻过去的传统理念,将群众当做唯一的主角,并且突出“自由、生动、欢愉、活泼”,整齐划一的表演被替换为自由生动的抒发。

另外,距离上次国庆联欢已经过去了10年,新的声光电及信息等技术的变革,也为此次联欢带来了巨大的变化。甲丁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理念和科技的创新,造就了这次共和国庆典史上从来没有过的联欢样式。

国庆联欢活动执行总导演甲丁,曾参与国庆55周年和60周年联欢的编创。新京报记者 李凯祥 摄

用三首歌表达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

新京报:整个联欢活动分主题表演、中心联欢表演、群众联欢、烟花表演四个功能表演区,群众联欢又设立10个区块,此次突出自由表演的特点,怎么实现杂而不乱?

甲丁:要想完全统领整个情绪,门儿都没有,但通过音乐就可以把情绪调度到相对一致的状态。每个人动作不一致没关系,没有问题,但是状态可以通过音乐引领达到一致。

像《歌唱祖国》《我和我的祖国》《我们走在大路上》《在希望的田野上》《大中国》《红旗飘飘》《一条大河》等等,只要音乐响起,大家会跟着一起唱,都不用去要求。所以只要前期把互动场面预估好,把这种预估付诸设计当中,自然就互动起来,形成一体化的一种表达。所以只要有调动的技巧,有策划的设定,根本不怕会乱。

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新京报:联欢活动使用的歌曲怎么选定的?

甲丁:这次一共选择了46首声乐作品,加上一些过渡音乐,应该是50多件音乐作品。90分钟时间里有50多件音乐作品,应该说是非常丰富多彩的,曲风、曲式、曲调都丰富。

为了契合国庆,主题表演我们确定了三个主题,就是中国人民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我们找了三首最典型的歌曲来表现,《我们走在大路上》代表站起来,《希望的田野上》代表富起来,《不忘初心》代表强起来。

在群众联欢的音乐设计中,第一个单元“好儿好女好家园”选择的全是少数民族经典作品,各个时期的经典作品。第二个单元“山笑水笑人欢笑”,按共和国成立以后每十年一个阶段选了7个经典作品,作为每十年的音乐形象或记忆。“新天新地新时代”单元以“自信自立自强自豪”为基调,选定了一批新创作和一些老的音乐作品,比如《男儿当自强》,作了一种结合。

所以,随着题材的演绎和音乐作品的切换,让大家的情绪跟着一级一级往前走,而不是去要求他们。这种情绪带动会自然而然形成一种状态,利用四个段落完成了起承转合心理状态的抒发。

打破公式和套路,让大家尽情尽兴表现

新京报:为何群众表演没有整齐划一,而是比较自由的状态?

甲丁:这次国庆联欢活动总要求是“自由、生动、欢愉、活泼”,第一次接到这八个字的要求时,整个导演组全都发懵了。

我们不习惯用完全自由的状态去表达内心的感受,在我们的演艺史,特别是国家的广场演艺史上,从来没有过如此强调“自由”的状态。以往我们熟悉的表演方式有套路、规范甚至公式,但“自由、生动”打破了所有的公式和套路。

后来导演组想到一个办法,把自己设定为人群中的一份子,工人、农民、学生、广场舞大妈、快递小哥等,给整个导演组分配角色。当你进入广场以后,你希望参与的这个联欢活动是什么样子?

我们要求把以前的东西都丢掉,甚至在会上拍桌子喊,不要演!不要演!让大家“玩”起来!

很多参演单位的领导都觉得不太理解,“我们的人干嘛要这样表演”。他们会说,我们四条龙完全可以做出整齐划一的动作,为什么要这样?我说要的就是这样,要让大家尽情尽兴去表现,在舞动中对龙的语言的一种传达,不要求动作特别规范。

新华社记者 兰红光 摄

共和国庆典史上从未有过的联欢样式

新京报:与以往的国庆联欢相比,此次是如何体现群众性的?

甲丁:这回最大的特点就是群众联欢,所以没有一个专业演员,这是一次巨大的尝试,对我们来说也非常陌生,观众看起来可能也会觉得非常与众不同。不知道大家的认同度怎么样,但我们这样做了,把广场交给群众。没有一个艺术家,没有一个明星,更没有网红,我们不追求流量,强调的是群众作为广场主角的感受。

新京报:这次联欢活动希望办成“世界一流、历史最好”,你希望这次联欢活动能为以后留下什么?

甲丁:我不敢说能为历史留下什么,但我想它起码为今天留下了可歌可泣的一种尝试。

为什么说可歌可泣?因为我们做了很多探索和创新。首先表演样式上,有世界上从来没有过的流动式表演。我们在群众情绪激发和调度上,也进行了一次全场联动的尝试。我们把群众放在第一位,整场联欢没有明星、名人加入,我们做了很多很多的尝试,我觉得这个应该算是可歌可泣,对观众来说可能算是可圈可点。

对于我们创作者来说,能够勇敢改变自己,改变过去的模式。挣脱自己以后,还能出现一个希望达到的与以往不同的突破,我觉得这挺有意思的。

我相信未来人们会说,2019年天安门广场上曾经出现这么一个样式的国家级联欢表演,可能仅仅出现一次,也可能延续很多年。不管怎么说,这是以往共和国庆典史上从来没有过的联欢样式。

━━━━━

揭秘国庆联欢活动

揭秘1

音乐编排“既陌生又熟悉” 专门创作广场舞声乐套曲

联欢活动分为四个功能表演区,其中群众联欢又分10个区块,一共数万人参加,如何让各表演区交融联动,同时调动所有人的情绪?

甲丁说,这主要依靠声和画的调动。“画”就是通过选取有集体共鸣和集体审美的画面,让大家都能投入情感。例如配合《我们走在大路上》呈现的是一条路,配合《在希望的田野上》呈现了一棵幼苗长成树的画面,《领航新时代》章节则表现了花朵转换成笑脸的过程。找到这些形象,就找到了激发广大群众情感的审美符号。

新华社记者 翟健岚 摄

声音编排也有很多独特的设计,特别注重音乐与每一位参与者的交流。音乐的选取追求“既陌生又熟悉”,以老歌为主,如《歌唱祖国》《我们走在大路上》《希望的田野上》《不忘初心》等主题音乐,群众听到就能跟着唱。但在熟悉的主旋律中又新添了变奏,带来一定的陌生感,会引发群众跟着旋律探寻,带来一种情绪的牵引力。

“耳熟能详是我们选歌的重要考量,在耳熟能详的音乐中又能给大家一种新意。”甲丁说。即使是新歌也不会让大家感觉太陌生,因为在曲式、曲风的选取上,也考虑了大众的接受度和以后在生活中的应用度。

甲丁透露,此次专门创作了一个广场舞的声乐套曲,相信将来会被大家用在广场舞表演中,为大家提供新的伴奏样式,丰富文化生活。

揭秘2

为千人交响乐团创作留得住的器乐作品

联欢乐曲的编排力图贴合大众审美,也渗透了编创者的艺术理想。

今年国庆联欢中史无前例地启用了千人交响乐团现场伴奏,由中央和地方16支交响乐团1028人组成,这种大编制堪称千载难逢。在甲丁看来,千人交响乐团体现了大国的艺术品格,“有这么一个机会,我们特别希望给中国音乐史留下几个好的器乐作品。”

导演组在为烟火表演筛选背景音乐时,遇到了一个较大的难题:中国太缺乏好的器乐作品。这启发了编创者借此机会创作出一批作品,例如对《我们走在大路上》《在希望的田野上》《不忘初心》等乐曲进行了专业化的改造,但并非阳春白雪、不接地气,而与大众的审美交融。

在甲丁看来,此次国庆联欢的创新之处,不仅在于导演手法的创新、呈现方式的创新,令人欣慰的是,也产生了一批创新的艺术作品。

另外,千人交响乐团也可以让音乐“变听为看”。“就像我们为什么去音乐厅听音乐,特别重要的原因是不仅能听还能看。希望千人交响乐团,能让群众与现场有更多交流。”甲丁说。

烟花表演。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揭秘3

烟花弹的爆炸时间由芯片控制

甲丁介绍,国庆70周年联欢,可以说所有环节都有强烈的科技含量。例如主题表演使用的无线激发、光影组图,整个群众联欢的声响设定、灯光设定等,新科技无时无刻无处不体现在编排中。

烟花表演中,“烟火树”的造型如果没有科技支撑,肯定无法呈现强烈的动态感。漫天的烟花要随着音乐“舞蹈”,在节奏上会有延时效果,炸响跟音乐节奏也要对应起来。所以每一个重要的烟花弹上都有芯片,芯片带有时间设定,掌握着每一颗烟火弹的爆炸时间,都要测算好。

科技不仅带来了硬件,还提升了软件。以主题表演的排练为例,甲丁说,一支队伍要完成整整90分钟的演出,一个如此复杂的图形要在40天内完成排练,以前根本甭想。正因为现在有了科技手段,把每一个人变成一个数据,通过数据转换完成整个表演。表演者不再是一般的个体,而是组图中一个数据的游移,才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完成排练。

揭秘4

无线科技普遍应用 烟花呈现绘画作品

2009年国庆60周年联欢活动上,由4028棵“发光树”组成的“光立方”让很多人印象深刻。那是当时利用最先进科技手段创造的艺术装置,不过如今来看,这一技术已显得很原始。

甲丁透露,当时每一棵“发光树”都连着一根电源线和一根视频线,上万根线铺在地面上,线路复杂,风险也非常大。而十年后的今天,3290名群众手持光影屏进行组图时,无线技术已经全面使用,只需利用无线手段进行信号分配,就能让3290个单体屏幕不断组合成各种画面。

另外,十年前每一棵“发光树”都是一个像素点,组合起来的视觉效果仍然是线条状或色块状,不够灵动。而如今的视频技术,已经能让画面达到流动的状态。烟花设计也跟往届不一样,十年前是网幕烟花,在一个巨大的网幕上进行烟花绘画,是有限制的。今年则把广场上整个天空都作为画板,通过高空、中空、低空烟花燃放,实际上看到的烟花是一个绘画作品。(本文来源:新京报。新京报记者 倪伟 编辑 陈思 张畅 校对 柳宝庆 卢茜)

 

第一娱乐-编辑:Lucy
免责声明:凡本网站发布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内容所表述的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立场,若对该观点或立场有疑义或异议,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凡本网站发布的所有文章 、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相关阅读:
1ENT智投
最星闻